叶蛋壳

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

阿窈:

小时候学孟浩然的诗,第一首便是《春晓》,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,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。后来长大,学了更多的诗,温婉的有,清新的有,壮阔的有…那是一个更为复杂难懂的诗词的世界。但我一直不知晓要如何分类这一首最为简单的《春晓》,短短二十个字,似把人生况味写得完尽。很多时候,我觉得那并不是一个春日的破晓时分,却恰是一个人的一生。如同春日花树下一场大梦,那人并不知自己在梦中,就像更早的时候,一个叫庄周的人梦见了一只蝴蝶,他以为自己就是那只蝴蝶,扇动翅膀,降落在一朵花上,又降落在另一朵花上,乐此不疲,夕阳将尽,夜幕降临。白袍的书生在春日的花树下睡着,日光暖煦,一切都恰好。那场纷繁的梦境里,出生,蹒跚学步,一天天长大,读书,考中,娶妻生子……老矣,死之将至。你躺在摇椅上,眯起眼睛,一幕一幕像放电影一样,邻家的姑娘已和你一样垂垂老去,你记得的却仍然是她簪花而来,笑容单纯,你记得教书先生摇头晃脑,戒尺拿在手上,你记得锣鼓喧天,吵闹又喜庆,使人感到分外寂寥,总是如此。很多事情你还记得,很多事情你不记得了。后来夜幕来了,凉幽幽如锦缎一寸一寸覆盖在身上,虫鸣声忽远忽近,听不真切。你对谁说了一句,悲欣交集。其实你平静如水,投下一颗石子,也激不起涟漪,平静如水就是悲欣交集。你恍惚间想起一颗树,枝繁叶茂,令人看了新生惊怯,为这美好。胭脂色的花朵荼蘼,摇摇欲坠,繁盛便是衰败,衰败则是轮回,轮回又是新生。你在那树下睡了一觉,一觉醒来,什么也想不起来,花瓣落在衣裳,你抖了抖衣摆,起身离去。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叶蛋壳阿窈 转载了此文字